夏日骑闻-(第三章)

夏日骑闻

第二日,就出现前文的状况,老潘和杨山落在后面,等了三分钟,小黑才看到。虽然一前一后,显然两人之间没好话。

小黑递上自己的保温壶,让克文送去。“这是冰的给他们喝点吧。”

老潘接过,仰起头,冰凉的水从嘴上灌到嘴里,喘了一口大气后,把保温壶甩给一旁的杨山;杨山撅了撅嘴,接过。

“大家就在这里停会儿,那边有树,去那里休息下,补充体能。”小黑指向路边一排树。

看大家吃完食物后,一言不发,克文为了缓解有点尴尬的场景,随手从包里拿出了口琴,吹了起来。四人靠在树下,刚到中午的太阳虽然很猛烈,但似乎还没晒透地表,树荫处还有丝丝凉意,这对赶路人来说,很满足了。

克文吹的嗓子都快冒烟了,一行人还是没多少话。

“下午我们要快点赶,前面四十里有个南橡镇,我们今晚补充食物和水后,明天进78省道。”拿掉头盔后,小黑打破了沉寂。大家纷纷点头,克文还故意吹了两个俏皮的音,表示他也同意。

随后又陷入一片沉寂。克文也吹累了,喝了口水,躺在树下,眺望远处的山峦。路上不时有车辆经过,带着引擎的轰鸣声,打破一时的平静。此时四人仿佛进入太上老君的炼丹炉,汗不住的往外流;但让克文有点着急的是大家的冷漠,所以心里盘算今天晚上怎么去解决这问题,特别是要和杨山沟通下。

克文记得四人第一次熟悉,是在高一的秋天的一个午后 。由于关系到优秀班级的评选,班主任规定,凡是迟到者,这天教室的值日由迟到者负责,就算是惩罚了;早上正好四人迟到,四人下午放学后开始打扫教室,互相之间就开始熟络起来。

高中三年大家一直玩在一起。常常克文用吉他伴奏,杨山领唱,老潘伴舞;小黑成为了一个观众——一个面无表情,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的观众。或者老潘又写了一首情诗,念给大家听的时,克文总会第一时间吹个口哨,或者一声尖叫;老山一直在挑诗的毛病;小黑呢,成为了他的忠实的听众,听完后不忘问老潘是送谁的。而当老山带着老潘和克文,在篮球场三对三上被虐,老山数落二人时,小黑默默递上水和毛巾。大家性格各异,却能很好的互补,在一起时间长了,便逐渐熟悉、了解彼此。

炎热的天气下,小黑表情没有多少变化,也没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夸张的说他们四人相识到现在,他的表情变化,可比这天空的颜色更少了。杨山高中时问起小黑为什么都这副鬼样子,小黑就表现出一副生气的样子,大家惊呼,终于生气了!搞得小黑抡起拳头,就向三人砸去。后来大家也习惯小黑没有表情的样子,不再追问为什么了,反而哭和笑成了小黑脸上难得一见的奇景呢 。

为了避开中午阳光最火辣的时辰,小黑让大家休息到两点后,才出发。下午三点左右,四人骑了一大半,离南橡镇还有十里地,就和昨日一样步行前进了。国道附近一片水稻田,七月的季节,正是水稻开花的季节,一排排整齐的绿色映入眼帘。若不是近38度的气温和依旧火辣的太阳,大家可能好受点,还有心情欣赏这附近的美景呢。到了五点左右,大家到达目的地,老潘长舒一口气,身上的汗终于可以洗一洗了。四人找了一家旅馆后,开了两间双人房,把自行车和包都放在房间里,以免丢失。

到晚上七点,四人洗漱完毕,便去解决晚饭的事情,小黑和克文还要去采购路上的食物和水,多带了几个背包就一起出门了。

夏日骑闻-(第二章)